生命本质

2019-07-11

细菌来到地球34亿年,我们人类才700万年,所以你浑身都长满了菌。

所有的地方,包括眼睛上,只是你看不见,我们不能说看不见就没有吧。

微生物这个东西,实际上,在历史上大家很多解释不了得东西,鬼狐、仙怪、瘴气、瘟疫、恶魔,都是微生物,但是列文虎克发明了显微镜,开始慢慢地把这个东西带入科学范畴内,后来到了科赫、巴斯德大家开始明白这是感染源。1928-1929年, 做出了抗生素。我们跟微生物的战斗,自以为我们胜利了,打了大概一百年后,现在发现全是耐药的东西,就意识到你最后干不掉它了,它肯定能把你干掉。一个100斤的人身上大概有2-3公斤的细菌,这个组成有1000种,但是它们组成各不一样。比如每个人的粪便测序一下,都是不一样的。

细菌是在我们整个肠道内,以一个群落的方式在生活着,细菌又很无私。比如说有一个细菌产生耐药,它会把它这个耐药基因发快速递,我们叫以给指令的方式给其它细菌分发,很快它也跟不是一家的细菌一样了,装进自己的基因组里。所以整个全球来看,细菌是一个星球式运作的一个整体。

如果一个人接吻十秒就会换八万个细菌,所以两个人接吻的话,这是多么惊天动地的事情。 明白夫妻相是怎么产生了的吧?,因为菌群开始趋于一致了。

新生儿刚生出来时和妈妈的不像,12个月以后几乎完全一样,前提是妈妈喂奶了,请奶妈有多重要的事情啊。

所以有一种技术,不光能做亲子鉴定,还能知道谁是亲妈,谁是奶妈,不喂奶,菌群就会不一样,喂奶,菌群就和妈妈一样。所以妈妈通过自己肚子里的菌群逐渐地全部传染给子女了。

这是细菌通过这种方式控制万事万物的一个方式,谁敢说人类是地球之王,微生物才是地球之王。 然后,你会发现你想吃辣的,为什么?你的细菌想吃。比如你小时候生活在海边,天天吃海鲜,大量的嘌呤,大量的牛黄酸,细菌很爽啊,你也很爽。 它爽你就爽,为什么?

它爽,你肠道就健康,你的这些细菌每天都莺歌燕舞,都给你一些非常好的激素,或者说激素诱导,一吃海鲜就兴奋,后来你升级了,可能调到了西部,天天吃淀粉,你爽了,你升职了,但是吃不到海鲜了,这下细菌不干了,它们生长得不好,就促使肠道微发炎,然后细菌再往里面加点内毒素。这个内毒素适中可以直接到下丘脑,告诉你给我吃海鲜。所以减肥最难的是什么呢?不是自己想要吃,而是你要克服细菌,它想不想吃。 所以让细菌告诉你它想吃啥,这是最难的,而且你老觉得是你的,实际上,是你的菌告诉你的。细菌就有这么大的作用。

因此,今天看来,所谓你被感染了,或者你菌群失调了,是因为你跟你的微生物谈判破裂了, 你们本来是一个生态系统。从细胞来看,90%是它,10%是人,所以更多的应该是菌,而不是你,如果我们把自己当成一个生态系统来看的话。

一个人的身体的菌群的健康,生物的多样性,而且和谐,对整个人的生命是非常重要的。

那我们平时该做些什么,让自己的更健康呢?

首先,我们叫均衡饮食,是非常正确的,尤其是对我们一个人类来看。我们近两三百年,我们产生了很多不该产生的疾病,就是因为我们吃得太好了。我们称演化不适,就是不适应我们这样快速的演化,比如糖尿病,怎么来得?因为生物在自然界中能获得糖的概率是很低的,人类狩猎年代,若想获得糖,一般只有蜂蜜,但是那个年代获得蜂蜜很麻烦,爬树,寻蜜蜂,把它拿走,还要当心被蜜蜂蛰死,除此外,只有在果实成熟了才能得到一点点果糖,没有今天这些水果那么甜,但是从17世纪以后,因为甘蔗的种植,现在糖变成了一种很便宜的东西。

今天平均一个孩子糖的摄入量大概是100年前的4-10倍。大家吃了这么多糖,所以我们超期让胰岛素用了30-40年了。 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尽量少吃高血糖的食物,比如大米粥,因为大米粥和糖水没有多大差别,可以喝小米粥,燕麦粥等低糖类代替。这些1能量一样,但是这是缓慢释放的。

当我们认识到细菌的生存,我可能对生命健康产生一种新的认识,亲情和爱情,是在一种现实的关联,不仅仅是一种感觉啊。


当我们认识到以上的知识和认知,可能我们会发展出一种另类的生命观。

什么是生命呢?

我们知道1943年有一种理论叫“薛定谔理论”, 薛定谔的猫,到现在还不知道死活,这个作者写了一本书《生命是什么》,大概的意思是说,生命是一个负熵过程。万物回归于虚无,这个熵归零。 意思是说, 你要做功,否则这个系统就乱了。它强调通过大分子的有序性来克服小分子和原子的无序性,所构成的一个系统,就是生命。

上世纪70年代, 数论发展成了离散体系,认为生命是一个有范围的离散体系。从化学角度看,生命其实是一些生化反应的一个组合,所以我们有时戏称,生命的本质是化学,爱情的本质是一种化学反应。而化学的本质是物理,物理的本质是用数学描述。数学的本质是由我们的某种语言的表达的,所以我们语言表达了思想,可以艺术说法,我认为生命就是表达!

所以经典的物理统一在原子上,量子物理统一在量子上,化学统一在元素上,而生命统一在DNA上,但是DNA拆开来,就是一群元素,按经典物理和量子物理的方式,所进行的组合。

生命是可以感知到有机和无机之间分类的一个东西。生命天然有一种亲生命性。你看到有生命的,活得东西就会高兴,因为它活着就意味着你可能活。我们喜欢自然,一个充满了生机盎然的自然。生命是感知到有机和无机的界限的,这么一个类群。只不过人类在常规植物和动物之外, 多了很多感官,也就是五官之外,我们多了一个“意”,这是人剥离生命体,想出来的一个东西。

然而,当我们了解了更多生命,知道了它们的存在,我们会开始谦卑起来,感觉到人类还是很渺小的。自然万物,只是在“演化“,不能成为“进化”, 严复翻译达尔文的著作,叫《天演论》,其实达尔文说的是“更适者生存“,没有说“最适者生存”。不存在最适合,你变、我变,天变,你只有拼命去适应这个环境,才能很环境达成一个共同体。如果你不变,你肯定会被抛弃掉。

当一个人清醒地意识到我要变化时,就充满了某种生命的觉知性,而且如果这个觉知性是正确的话,你的负熵会做得更好,你开始学习,你开始运动,你开始用更好的一些东西去武装自己。学习不是让你变成全知全能,而是开始让你觉得“我开始不害怕未知了“,因为已知圈越大,未知圈就更大。学得越多,不知道的就越多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的思维只能升级,只有不在同一个平面上,我们才看见我的边界在哪里。这时你会明白原来科学和人文就是一起的,越往上攀登,越接近。当你到一定高度,你知道你的边界和局限在哪里,这时你就不惑了。我们在向自然科学高峰攀登时,一定需要人文光辉去浇灌的。对于所有的技术,不管是对错,或者只是一时对错,不管怎么样一定用者之心是善的。如果有些人掌握了大量科学技术,整天想着做恶,那就可怕了。


阅读425
分享
写评论...